17i84熱門連載小說 首輔嬌娘-396 帝王之怒(二更)相伴-0g6y7

首輔嬌娘
小說推薦首輔嬌娘首辅娇娘
尽管知道可能性不大,皇帝还是去了一趟碧水胡同,不仅是询问庄太后的下落,也是提醒顾娇与萧六郎注意安危。
若说庄太后是静太妃的死对头,那么屡屡破坏静太妃好事的顾娇与萧六郎无疑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萧六郎刚从翰林院回来,万万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顾娇在前院晒药材,家里的三个娃在后院玩耍,宅子里一片宁静祥和的气息。
他收回视线,对皇帝道:“姑婆没有来过……我们会小心的。”
皇帝点头:“你们千万不要再出事了。”
萧六郎深深看了他一眼:“陛下,你有什么打算?”
皇帝大掌一握:“朕会找到母后。”
这是庄太后第二次失踪,第一次是因为他,是他将她送上了麻风山,是他将她弄丢了。
这一次,他要亲自把她找回来。
他喃喃说完,转过身,步伐沉沉地浸入了夜色。
“怎么了?”顾娇走了过来。
事关重大,萧六郎没有瞒她:“姑婆与静太妃失踪了,陛下怀疑是静太妃将姑婆抓走了。”
“你刚刚说……谁被抓走了?”
老祭酒的声音蓦地响在二人身后。
二人齐齐扭头看向他,老祭酒端着一碗新出锅的红糖糍粑,上面撒了新炒的白芝麻。
他的手开始微微颤抖,滚烫的糖水洒了出来。
顾娇走过去,朝他伸出手:“姑爷爷,给我吧。”
“啊?”他的声音也带了一丝颤抖,“你、你们还没说谁被抓走了?”
“是姑婆。”顾娇道。
老祭酒身子一晃。
顾娇一手扶住他,一手接住了碗。
那碗很烫,萧六郎赶忙将碗拿了过来,放在一旁的石桌上,并对老祭酒道:“静太妃暂时不会对姑婆怎么样,如果她想杀姑婆在皇宫就动手了,她把姑婆带出来,应当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顾娇看向萧六郎道:“我去找姑婆,相公你和姑爷爷在家里等消息。”
萧六郎踌躇片刻,点了点头。
老祭酒颤声道:“我、我也去找找。”
萧六郎没有反对,看着他有些站不稳的步子,眸光微微闪动,说道:“我和老师一起去。”
老祭酒惶惶然地点了点头:“好……好。”
随后,二人也出了碧水胡同。
淑女当家 一个木头
皇城被封锁了,四大城门只许进不许出。
蜿蜒的小道上,一前一后地行进着两辆马车,马车前后有四名骑行的侍卫沿途护送。
天色渐暗,最后一丝夕阳余晖也淡去了光环,天际一片灰蓝。
马车不疾不徐地走着,车内的人也似乎一脸的从容镇静。
“泓儿一定想不到我们已经出城了。”
若皇帝在这儿,一定能听出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他苦苦寻觅的静太妃。
静太妃换了一身民间妇人的衣裳,挽了个单髻,簪了一支毫不起眼的银簪。
她这个年纪已经不会去追求美色了,但不得不说,宫里出来的人到底是与民间妇人大不相同的。
她对面的庄太后也褪去了玄色鎏金凤袍,穿着寒酸的农妇衣裳。
只是若是细看,她眉眼间的风华并不是静太妃可以相提并论的。
庄太后闭目养神,没回应她。
静太妃笑了笑:“别装睡了,我知道你没睡着,你怎么可能睡得着?”
“你很吵。”庄太后闭着眼道。
静太妃定定地看着她,唇角勾起一抹似嘲似讥的笑:“庄锦瑟,你当真不怕死?”
庄太后依旧闭目养神,显然不打算理这个聒噪的女人。
静太妃没生气,她垂眸拾起一根衣摆上的银丝断发,笑道:“一晃我们都老了,日子过得真快,好像我们也没进宫多久。姐姐还记得我第一次见你吗,在御花园,姐姐穿着皇后凤袍,与诸位姐妹坐在亭子里聊天。我不像姐姐进宫就能做皇后,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贵人,连到姐姐跟前请安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宫人的引领下远远地给姐姐磕了个头。姐姐甚至都没看我,只叫宫人赏了我一个玉镯,就是这个玉镯。”
她说着,伸出左手腕,拉起袖子来,露出一个质地上乘的翡翠镯子。
“姐姐是庄家嫡女,亦是昭国皇后,用的东西都是极好的,哪怕随便拔下一个镯子赏人都是价值连城。姐姐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幸运的人?出身显赫,地位尊崇,云鬓花颜,貌美无双,集帝王恩宠于一身……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姐姐得不到的?我连羡慕姐姐的资格都没有。”
“只是谁能料到,我这样卑微到尘埃里的人竟恰恰入了姐姐的眼呢?”
庄太后不咸不淡地说道:“谁年轻还没个眼瞎的时候?”
静太妃噗嗤一声笑了:“姐姐可真会说笑。其实我是感激过姐姐,也想过要与姐姐做一辈子好姐妹的,可谁让姐姐这么心机?明面上抬举我,背地里却不过是拿我当成向上攀爬的垫脚石!”
庄太后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神色有些不耐:“静妃,是你眼瞎还是哀家眼瞎?”
她几时拿她做垫脚石了?
凭她也配?
静太妃冷笑道:“姐姐明知先帝心里想要的是你,却总推我去给先帝侍寝,不知道的还当我沾了姐姐多少光。可我明白,姐姐根本是在欲擒故纵。先帝去我那里,无非是因为想从我这儿听到一点姐姐的消息。姐姐真是好算计啊,这拿捏人的手段我等望尘莫及。”
庄太后懒得与她胡搅蛮缠了,她爱怎么想怎么想吧,有些人就是喜欢得了便宜还卖乖。
静太妃却不管庄太后是否会回应自己,她嘲讽地笑道:“后宫嫔妃无数,先帝去任何人那里却独独不去姐姐那里,可姐姐又怎会明白先帝去哪里都没有心,先帝早把心留在了姐姐的坤宁宫。”
昏君 指南
“呵。”庄太后冷笑出声。
静太妃微微困惑地看着庄太后:“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庄太后给了她一个怜悯的眼神:“静妃,你真可怜。”
静太妃的神色出现了一瞬的撕裂,但很快她便恢复了完美笑容:“姐姐这声静妃倒是叫我越发忆起当年。”
庄太后淡淡道:“你别一口一个当年了,想叙旧去后面那辆马车上找蔡嬷嬷,哀家想清静。”
静太妃垂眸将手中那根断发扔在了地上:“姐姐就不好奇我为何要离间姐姐与泓儿的关系?”
别说,庄太后还真不好奇:“一个人作恶多端还需要理由吗?非得尝尽了生活的苦,来一句你是被逼的,你情非得已,你究竟是想感动哀家还是想感动你自己?”
静太妃的笑容淡了下来:“姐姐说话还是这么不留情面。”
庄太后再度闭上眼,这次打定主意不理静太妃了。
静太妃约莫是自觉无趣,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挑开帘子往外望了望,忽然惆怅地开口:“我想去边塞看宁安,姐姐陪我一起吧,宁安见到母后一定也会很高兴。”
庄太后的眉头动了动,没睁开眼睛。
弄了半天只是想带她去边塞见宁安,这理由谁信?
静太妃喃喃道:“我们都去见宁安最后一面。”
这话怪怪的。
庄太后怀疑静太妃的精神已经有些失常了。
静太妃放下帘子,看向庄太后笑了笑:“毕竟我们上了年纪,折腾不了第二趟了。”
似乎是在解释上一句话。
然而下一秒,她又笑道:“又或者,见完宁安,我就会杀掉姐姐了。”
夜幕降临。
京城的搜捕毫无进展。
皇帝站在巍峨的城门下,看着守城的侍卫对入城的百姓逐一进行搜查,神色凝重到了极点。
魏公公看着皇帝干裂的嘴唇,心疼地说道:“陛下,您都奔波了一整日了,去歇会儿吧,何公公会看着的。”
皇帝的眸子漫上一层凛冽的寒霜:“母后还落在那个女人手里……朕不累,找不回母后,朕不会歇息。”
这一次,他不会再把母后弄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