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uwl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19章 關平乃是旺人之人熱推-6nxhy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不出意料的,杨松直接就站出来了。
自从上次分歧之后,杨松就与自己杠上了。
这是阎圃知道的事情,他单纯就是想要恶心人,为了反对而反对。
张鲁倒是想要听听自己这个首席谋士的谏言:“孟池,你且说说。”
“师君,我方才实在是听不下去阎功曹所言,故而才会如此,还望师君勿要怪罪于我。”
杨松颇为诚恳的向张鲁认错,张鲁则是表示毫不在意。
“师君,阎功曹如此做的情况,必定是会激化刘备与师君之间的关系。”
杨松顿了顿,瞥了阎圃一眼道:
“师君一旦如此做,那必然不会像阎功曹那般的结果,而是刘备汇合刘璋,直接攻打汉中。”
阎圃则是反驳道:“刘关张乃是当世豪杰,关平乃是刘备的义子,用来威胁刘备,分量足够。
一旦事成,便可兵不血刃拿下益州。
就算事有不成,那便把关平还给刘备也无妨。”
“你这是想要败坏师君的名声!”杨松声嘶力竭的吼道:“其心可诛!”
“万一呢?”阎圃毫不在意的道。
杨松当即大骂道:“阎圃你真是不要脸面,既然主公已经撕毁和刘备马超的盟约,你凭什么让刘备相信你?
就算他按照你所做的事情之后,他会不会担心你再提出新的要求?
会不会担心你把死了的关平还给他,我问你,拿什么保证这些!”
收了钱财的杨松,此时就犹如加了新油的大炮一样,砰砰砰,战斗力提升的很快。
喷的阎圃都哑口无言!
给多少钱,那自然是要办多少事!
我杨松的信誉就是这么棒!
阎圃瞥了杨松一眼,随即开口道:“杨孟池,你莫不是收了关平的贿赂,如此为他说话。”
“你血口喷人!”杨松仿佛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大吼道:
“我一切都是为了师君着想,哪向你一样,你就是心向曹操!”
“你胡说八道。”阎圃也仿佛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大吼:“匹夫,敢诬陷我!”
“诬陷你,阎圃,我呸,婢母所生之人,现在是你再诬陷老子!”
“乃公!”
阎圃听到杨松如此侮辱人,直接就撸袖子,想要打他。
“呵呵,来啊,你敢打我?”杨松指了指自己的胸膛,示意阎圃上来打他。
只要他敢动手,那自己身边这些兄弟们,就足以打的阎圃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放眼瞧瞧,整个厅内,是不是姓杨的最多!
“够了。”张鲁颇为不悦的挥挥衣袖道:“议事便议事,说这些成何体统!”
二人便依从拱手称喏,只是双方面色皆是不好看。
阎圃深呼一口气,拱手道:“主公,我建议扣押关平,驱狼吞虎,以此来谋夺益州。”
杨松则是立即拱手道:
“师君,臣觉得要同刘备合作,谋夺益州,我等虽有阳平关,但是刘备也有葭萌关。
届时刘备在益州根基不稳,益州必定会被师君所夺。”
张鲁站起身来,决定要去找大祭酒前去卜算一挂,关平来,到底是吉是凶!
自己惦记益州,那刘备也同样惦记汉中,这件事他心中是清楚的。
“哼。”
杨松与阎圃二人相看两厌,遂各自转身离开。
走在半路上,杨柏小声嘀咕道:
“大哥,既然阎圃总是与你做对,要不要我找人杀了他!”
要干掉阎圃?
杨松左右环顾了一下,见周遭都是家族兄弟,遂呵斥道:“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杨柏愣住了,大哥怎么这般说话?
杨柏心说关平说我都是曹操了,难道我还没有脑子?
曹操多厉害!
我杨柏又何尝不是一个有梦想的将军呢?
“若是师君手底下没了阎圃那个孙子与咱们作对,定会找出一个新的对头来的。”
杨松摸着胡须道:“哪一个主公会放心他麾下众人全都是一条心啊!
我与阎圃吵的越厉害,对我杨家就越好!”
杨柏听完之后有些发懵,怎么敌人好了,我杨家才能好!
浩瀚 仙 秦
师君不是经常说要让咱们一条心,他才会感到高兴的吗?
杨松没等弟弟杨柏回过神来,直接道:“对了,你得让关平加钱!”
“加钱?”听到这两个字,杨柏有些不敢相信:
“大哥,关平手底下可没有多少值钱玩意了,他把刘备送给马超的礼品,差不多都给大哥送来了。”
“老子今天救了他一命,得加钱!”
杨松这话说的掷地有声,给多少钱,办多少事!
这次阎圃说要扣关平,那下次还会提。
所以这次是这一次的救他的价钱,下一次不给,那就不管了!
每次跟阎圃吵架那都是耗费体力的活计。
“可是他没有了。”
杨柏对于大哥的做法有些不满,关平那多敞亮的一个人。
还说什么既然都送他大哥,那作为帮忙运送的杨将军,岂能没有点好处费!
听听人家说的话,多够意思了。
就这,大哥他还不满足。
“你傻啊,让他给刘备传话。”杨松迈着小步子,语气轻松的道:
“他前往凉州没钱,可是刘璋送给了刘备多少钱财?”
“有多少?”
杨柏很好奇大哥是怎么知道这事的,莫不是在刘备还是刘璋身边埋了细作!
“那我怎么知道。”
杨松嘿嘿一笑:“就看关平的性命在刘备心中值多少钱财了。”
对于这种敲诈勒索的事情,这么多年下来,杨松那是门缝里看人~门清!
张鲁前往隔壁的院落,依旧是仙气飘飘的环境,让张鲁的心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总归是有些求仙问道的样子。
这正是张鲁所向往的生活。
可惜俗事缠身,平日里只寄希望多在这里待一待。
“大祭酒,关平来了,我心难安。”张鲁看着赵达给自己倒茶。
半仙赵达倒茶的手随之一顿,慢慢的放了回去,没想到关平竟然亲至汉中。
难不成取汉中的时机到了?
可是自己还没有把握振臂一呼,号召下面的祭酒头领反了张鲁呢!
这里面肯给自己效死的人,虽有不少。
但总归还是没有张鲁多,要是再给我一二年的时间,把握就会大很多。
“大祭酒何故如此倒半杯茶,可是有深意?”张鲁见自己面前的半杯茶。
半仙赵达呵呵一笑,随即摸着胡须道:“师君,茶不宜满,时不宜做绝。”
“哦,我懂了。”张鲁同样摸着胡须点点头。
半仙赵达呵呵一笑,心说你懂什么了就懂?
我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你就懂了?
不愧是当教主的人,你可真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大祭酒这就是在帮我做出决定,不要采纳阎圃的建议。”
张鲁端起半杯茶轻轻的吹了一口:“果然还是杨孟池合乎我的心意啊!”
半仙赵达笑呵呵的端着茶杯,没言语。
不过估摸着就是该如何对待关平罢了。
现在听到张鲁听杨松的意见,那赵达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了。
杨松这个人,只要钱给到位了,那绝对能帮你把事情办的妥妥的。
只要钱足够,他连张鲁都能卖了。
张鲁放下手中的陶瓷小杯,看着赵达道:“大祭酒,你可听过关平?”
“自然,我还与他见过不止一面。”
赵达倒是没有瞒着,有些事传播开了,但想要打探还是能够打探得到的。
“哦?”张鲁点点头:“倒是未曾听大祭酒谈其他过。”
半仙赵达明显是陷入了回忆:“我与他第一次见面,还是刘皇叔前往江东娶亲的时候。
当时我与好友在甘露寺山下的小渔船上钓鱼,正是累了时分,我习惯抬头望天,却猛然发现山上有天子气!”
“天子气?”张鲁大惊。
他自是知道刘焉为何会来益州,不就是董扶说益州有天子气吗?
现在刘备也进入益州,难不成这天子气是刘备的?
张鲁袖子中的手,开始抓了又放。
“对,后来我才得知山上孙仲谋与刘玄德俱在,而关平在江东所做的第一首家喻户晓的诗,便是那个时候做的。
但我还未曾见过关平之面,直到陆绩等人上门比试之后,关平连连作诗,满城皆惊。
那时我还是第一次见了关平,当时我就觉得此人富贵逼人,乃是旺人的面相。”
说道这里赵达笑了笑:“未曾想我与关小将军的缘由竟不是这般浅薄。
当初我早早测算我在江东久居,家族必遭祸患,即使我妹妹成为孙仲谋的夫人都不能避免这种灾祸。
故而我才选择远走交州,没想到遇到了士燮死而复生之人,便是关平。”
士燮死而复生的事情,张鲁也听说过,只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讲?”
“士燮已经断气了几个时辰,可是等到关平来了之后,拜见士燮。
踏道 愿争天下
他竟然硬生生的把士燮的魂给唤回来,转而复生,我测算士燮再活二十年都不会逝去。”
张鲁听说过这事,蜀中早就有人传言,未曾想竟然还有这般缘由。
“这么说,关平是个旺人之人?”张鲁看着半仙赵达,认真的问道。
他一直都很相信赵达占卜的技术水平,世间少有!
“自然。”
赵达点点头,反正通过士燮那个例子,也能解释的通。
真正的他根本就算不透关平,但不妨赵达给关平身上安上一些人人喜欢的好词。
“那你觉得小女琪英与关平合适?”张鲁倒是觉得没什么,联姻实属正常。
尤其是他通过赵达这里,得知了关平的特殊体质。
那还不赶紧旺旺自己。
万一把自己旺的成仙了,岂不是赚大发了。
就算不能旺的自己成仙了,到时候给自己续命,那也是稳赚不赔啊!
幽冥之路
有了士燮这个例子在前,容不得张鲁他不动心。
赵达眨了眨眼睛,他突然理解赵爽的心思了。
“师君,可是据我所知,关平他已经娶了两个夫人,皆是姓赵。”
赵达认真的劝了劝道:“而且他们夫妻之间相处很和谐,若是贸然在插进一个,怕不是。”
张鲁却大袖一挥道:“小女琪英的姿色,大祭酒也是知道的,我是有自信的。
哪个男人不好色?”
“额!”
赵达很想说他就是那个不好色之人。
“不为别的,我就是单纯的想要结交一下,像关云长这样世上少有的忠义之人。”
“额?”
听完张鲁的话,半仙赵达半天没言语。
他在心中想着,要是给少将军再找个夫人,应该问题不大吧?
为了大局,这点小问题想必他应该可以忍的。
而且自家主公通过关平与赵爽之间的联姻,成功的算是打入了一些江东世家的圈子里。
而且汉中对于益州的重要性有多高,想必少将军他也是知晓的。
无论如何,都不是少将军吃亏啊!
想到这里,赵达则是点点头道:“此事还是需要问问关平,有些事不可强求,否则便会事倍功半。”
“我懂。”张鲁认真的点点头:“大祭酒不必言明,我都懂!”
“额?”
半仙赵达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张鲁他老说懂懂懂。
有些时候都搞得自己不懂他到底懂在哪里了。
张鲁站起身来,心情有些激动:“我要去汉城,亲自迎接关平,进入南郑。”
“不如我陪同师君一起去,想必我与关小将军有缘,这般折腾,还有机会见面。”
“大祭酒说的对,要不是大祭酒,我险些错过了一个好女婿啊!”
张鲁抓着赵达的手,就往门外走去。
这关平,他一定要亲自见一见。
不为别的,就是想要见一见忠义之士儿子,到底是何等的模样。
在汉城,关平并没有随意的溜达。
他听到这个地方叫汉城的时候,甚至想起了老爷子开坦克去汉城的小故事。
杨柏骑着马跑来汉城,见到关平正在休息,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杨将军,你是有事?”
“无事。”
“你我兄弟之间,有话直言,似这般吞吞吐吐,莫不是没把我当兄弟?”
面对关平如此质朴的询问,杨柏只觉得心中有些愧疚,小声的道:
“我大哥让我告诉你,说得加钱!”
“得加钱?”
关平一想自己也不是杨松的手足兄弟,挚爱亲朋的,加什么钱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