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i2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詭三國 起點-第1999章騎兵進化,血海泛舟相伴-5ohhl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当鲜卑斥候仓皇而来的时候,刘强虽然在指挥对常山内寨的攻打,但是同样也发现了这一点的异常。
常山内寨,外表看起来像是木墙,但是实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里面还多了一层夯土!四周的望台角楼上,更是站了精锐的弓弩手,专门点射在一线指挥的基层队长,反击的箭矢么,一来是射击角度不好,二来是即便是射进了望楼的小孔,也往往被汉人兵甲挡住,并没有非常好的效果,所以刘强进攻,被压制得很厉害。
一波进攻下来,刘强正在让兵卒再次整理队列,分派任务,吃一些干粮,准备在夜色降临之前,再展开一次进攻,然后就看见了奔来的鲜卑斥候,心中不由得一跳。
刘强身边的自家贴身心腹凑了过来,低声说道:『看样子,有些变故……』
『……』刘强的脸色,犹如渐渐暗淡的天色一般,『你悄悄的去打探打探……』
在鲜卑大王步度根的身边,知道了汉军前来的鲜卑大小头目,不由得都纷纷站起,一时间声音繁杂。
『汉人?汉人不是都走了么?』
『来的是谁?不会又是哪个该死的汉人将军罢?』
『怎么能来的那么快?』
『是不是汉人躲在哪里了,然后……』
咸鱼翻身记 楚图南
蘇格蘭 折 耳 貓 小說
『会不会是我们……』
『大王,怎么办?』
『大王……』
这些鲜卑大小头目七嘴八舌的嚷嚷着。在草原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大嗓门,嗓门不大的远处的人自然都听不清楚,所以不知不觉当中,这些人的声音甚至盖过了牛角号的声音,让周边的鲜卑兵卒都纷纷侧目。
汉人忽去忽来,确实是让步度根有些意外。
步度根来攻伐常山大营,一方面是听闻赵云已经远离,另外一方面则是有刘强作为内应,所以才急攻至此。当然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很顺利,顺利到了出乎步度根的意料,但是现在步度根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刘强。
步度根忽然发现,在这种种的环节当中,刘强占据的比重似乎太大,太多了!赵云离开常山大营,这是刘强的人禀报的,常山大营的外营这么顺利被攻占,也还是刘强的人侧翼突破所致,但是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
步度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天色渐晚。
步度根看着周边乱糟糟的大小头目,心中更加坚定了之前的判断。
不能立刻撤离……
看着这些听到了消息,便是已经慌成一团的大小头目,这样要是自己下令撤退,怕是立刻就会成为大溃逃!到时候自己明明攻克了常山大营,好吧,常山外营,也是如同竹篮打水一般,全无用处!
必须先定军心,然后若是确实不妙,便趁着夜色再缓缓而走,也是不迟!
步度根大喝一声:『都闭嘴!』
『不就是些汉人兵马,看看你们的样子,还能叫做鲜卑的勇士么?长生天都看着呢!』步度根环视一周,『汉人算什么?啊?我们不也是打下了常山这里了么?怕个屁!都听我的,来的汉人将领,不是那个!』
『哦……不是啊……』大小头目顿时觉得轻松愉快了不少。
『听本王讲完!』步度根很是恼怒。至于么,怕一个汉人将军怕成这样,这要是传到了普通鲜卑哪里去,这面子往哪里放!『汉人一定是看到了这里的狼烟,所以赶过来的,人数也不多,只有一千多!来的这么快,马力肯定照顾不上!我们在这里休息这么久,体力上有优势!所以你们怕什么?啊?能站在这里的,那个不是长生天的好男儿,怎么连这一点的勇气都没有?你们这个样子,又怎么去带领我们的儿郎?啊?』
大小头目顿时噤若寒蝉,垂首弯腰向步度根行礼。
步度根缓缓再扫视了一圈,换了个比较轻松一些的语气说道:『反正我们不是已经赢了么?所以即便是真的那个汉人将军赶回来,我们也已经赢了!这地方我们又不要,那个刘强喜欢就留给他就是!我们只要带着这些东西回家,不就成了么?难不成你们还想留下来,和那个刘强做个伴?』
『谁愿意留下啊?我们自然是要回去的!』
『傻子才留着呢!』
『就是就是……』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步度根点了点头,『所以现在很简单,趁着汉人远道而来,体力马力都没有恢复的时候,干他一波!然后打退了汉人的先锋,汉人必定就缩回去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带着东西回家!是不是很简单?嗯?』
大小头目左右相互看看,觉得步度根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心中也就渐渐的安定下来,没有方才听到消息的时候那么慌乱了。
『我在这里不能动,我要是一动么,怕是刘强就不打了……』步度根说道,『你们谁愿意去迎战汉人的先锋?打下来的战利品都是他的!』步度根看了看众人的反应,又补充了一句,『这里的收获,他还可以多拿两成!』
钱财动人心,便有两个鲜卑头目站了出来,表示愿意迎战前来的一千多的汉军先锋,步度根便是大加赞赏,然后让两人前去准备。
两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之后,有人斜着眼看了看前方的刘强,说道:『大王,那边……怎么办?』
步度根笑了笑,『别管他,让他接着攻打!他不是想要常山这里么?』
『可是,他那边还有我的一些儿郎啊……』
步度根沉下了脸,『儿郎?那边不是我的儿郎?!当下要以大局为重!到时候多少补你一些人就是了,别那么小家子气!我可说在前面,别走漏了消息,到时候没那个谁……呵呵,断后,你就上去填!』
……(⊙_⊙;)……
对于骑兵冲锋的威势,大多数在大漠之中成长起来的鲜卑人,都不陌生。曾几何时,只有他们冲别人,没想到现在,他们也成为了被冲击的对象,这感觉就像是对着萌妹子掏出了家伙,却没想到萌妹子一转身,掏出来比自己还更大的家伙一样。
前来迎击甘风的鲜卑头领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汉人统领竟然没有多少的停顿,两军对峙了还没有半刻钟,连场面话都没有交代,便是率先发起了进攻!
大地微微震颤着,震颤得鲜卑头目的双手都有些抖。
鲜卑人知道这种冲击的力量多么可怕,自然也就是敬畏这种力量……
他们两个原来以为自己带的人数多,是对方的两倍,那么对面的汉人先锋多少会顾忌一下,加上天又快黑了,所以只要拖一拖,有可能甚至连打都不用打,就可以完成了阻挡的任务,然后就可以高高兴兴的待着战利品回家,还多两成!
但是美梦现在被震得乱抖起来,晃荡不成样子。两个鲜卑头目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问号,旋即变成了感叹号。
爹 地 媽 咪 又 跑 了
到了这个份上,也只有打了!
『我们分左右两边,汉人选那一边,另外一边就用弓射!』
『对!老规矩!绕圈打!』
短暂的商议之后,便是牛角号声沉闷的响起,鲜卑人分成了分的比较开的两只箭头,朝着奔来的汉军迎了过去。
这是鲜卑人常有的模式。
其实就是怂了,不敢正面对肛,所以用双箭头阵,一只箭头和对方对冲的时候,另外一只箭头就用箭矢射击,然后在战场上绕圈,将对手一点点的磨碎,吃掉。算是对付强敌的一种战术,如果是对付弱小的对手,自然是还分个屁,直接A上去就是。
双方对冲,距离便是迅速缩小,转眼之间就能似乎能面对面了。
忽然之间,汉人骑兵之中有人长身而起,几乎是站在了马背上一般,高高举起手中的三角旗帜,然后奔涌当中的汉人骑兵就像是潮水遇到了礁石,顿时从三角旗帜之处分开!展羽,微微减速!
而原本位于中间的甘风则是一身重甲,挥舞着战刀呼啸着:『都跟老子上!啊哈哈哈,捅沟子去!』
汉军原本尖锐的三角冲锋阵列,转眼之就变成了一只大雁的形状,两翼散开的是轻骑兵,而最为中心的长脖子尖嘴巴就是甘风等不足两百人的重装具骑!
天色昏沉之中,迎着甘风的鲜卑头目虽然看得不是非常清楚,但是从整体轮廓上,也分辨出甘风这些轰隆隆冲过来的家伙明显大了一圈,顿时心中想起了一件事情,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巴,尖声大叫道:『小心!避开……』
然而,已经晚了,甘风带着重装具骑,就这么直愣愣的冲向了鲜卑双箭头其中的一只!
『射击!快!射击!』另外一边的鲜卑头目大声疾呼。虽然他也看到了汉军骑兵的变化,但是一时之间哪里来得及做出什么惊才艳艳的对策,自然还是惯性的依据之前的商定,让自己的手下开始进行侧翼射击,企图骚扰、打乱汉军冲击的速度和节奏。
原本就搭箭在手的鲜卑骑兵顿时纷纷举起弓,将箭矢倾斜到了甘风等人的头顶上……
『举盾!』
虽然看不太清楚鲜卑人射出来的箭矢黑影,但是大体上弯弓射击的动作还是看得到的,于是甘风顿时大吼,然后将左臂上的小盾牌遮挡到了战马的头上……
没错,轻骑兵的盾牌是用来遮蔽自己头颅身躯的,而重装骑兵的盾牌,则是用来保护战马的,至于重装骑兵自己的躯体,则是全数都托付给了身上穿着的铠甲!
『嗖嗖嗖——』箭矢破空声不绝于耳,混杂在一起,仿佛是一场暴雨从天而降,扑向正在奔驰的汉军骑兵,几乎是在一瞬间,面对鲜卑人的这一侧就像是突然之间暴长了无数茅草一样,横七竖八的扎上了不少的箭矢!
『哈哈哈!太好了!』鲜卑头目展颜而笑,兴奋的挥动着手臂,刚准备下令,就猛然间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那些汉军骑兵,并没有因为中箭了便是东倒西歪,然后使得冲锋阵列紊乱,相反,这些汉军骑兵依旧在狂奔不止,就像是那些箭矢真的只是长了几根十几根的茅草一样,丝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说真的完全没有影响,也是不可能的。毕竟鲜卑人的箭矢虽然不能有破甲的效果,但是射中在身躯之上,也有动能的,如果没有高桥马鞍和双马镫,仅凭骑兵自己的骑术,未必全数都能够在箭矢的敲击之中稳定身躯的重心……
鲜卑人也发现了异样,纷纷惊呼出声。
『汉人是不死的……』
『长生天在上!汉人,这是汉人的妖术!』
鲜卑头目大呼道:『射击!不要停!射击啊!』
有的鲜卑人手软了,有的则是慌乱的继续射击,但是不管怎样,并不能阻挡甘风等人前进的步伐。
甘风已经看见了对面另外一只鲜卑人的惊恐的嘴脸……
『捅泥沟子!』虽然甘风嘴上暴喝的是要『捅』,但是实际上他将战刀一横,卡在自己的马鞍特制扣座上,然后右手就像是握住了装在船身侧面的摇撸一般,可以灵活控制战刀的切割上下仰角和伸展长度!
经过多次的试验和改良,发现在双方骑兵对冲的时候,特别是对抗薄甲和无甲单位的时候,挥砍和穿刺并不能比简简单单的这样卡扣切割带来更多的杀伤力,因为只要碰上了,不管是人力劈砍,还是马力切割,都是致命伤。同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赵云甘风等人一样,可以在双方交错的时候对于同一目标或是多个目标快速劈砍,大多数人在呼吸之间只能砍出一刀,顶多两刀。
现在,甘风等人的重装骑兵,一般就是两套武器装备,一套依旧是重枪马槊流派,在对付对方重骑兵,或是步军密集战阵的时候进行使用。另外一套挂刀平推流,就是平挂着长达五尺五寸的长战刀,加上马鞍的特制刀座,最大的覆盖长度接近七尺!以马速切割无甲或是薄甲目标,尤其适合用来对付大漠之中的这些胡人轻骑兵。
舍弃了进攻的多样性,却能提升骑兵在马背上遮挡躲避伤害的存活率,战马在对冲之时相互错开的本能,却会将自己的脖子和身上骑手的腰腹,送到了刀口之上。
换句话说,装备了马槊的重装骑兵是钢针,是耙子,但是换了战刀平推的,就变成了刨子,或者是推子……
双方的骑兵几乎同时间大喊起来,下一刻就是撞到了一处!
鲜卑骑兵有的刺出了长矛、铁叉,更多的举起了战刀,借着战马冲刺的速度,向甘风等汉人骑兵迎头砍落。
然后,就是『噹!』
随后就是,『嗤!』
鲜血迸现!
专心进行防御的重装骑兵,手中的小盾牌加上厚重的铠甲,大多数都按照操典的要求,对于长枪穿刺的攻击格挡,而劈砍类的大多数直接无视!
因为长枪穿刺即便是不会被扎破盔甲,也会导致身体重心不稳,导致掉下马背或是战马减速,而劈砍么,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法破开汉人骑兵厚重的铠甲防护,只会徒劳的喷溅出些火星然后滑落一旁。
甘风等人势如猛虎,将战马的速度和力量发挥到极致,伴随着钢铁和钢铁碰撞的火星四溅,是鲜卑骑兵就像是庄禾碰见了镰刀一样,被迅速收割!
成片成队的鲜卑人和马倒下,喷涌出大量的鲜血,一时间使得甘风的等人经过的区域,就像是黄泉直接降临人间,又像是地上生生变出了一片血海一般!
而甘宁就像是站在血海泛舟的船头上的钩子船长,大喊大叫着这个钩子或是那个沟子,劈风斩浪向前,向前!激扬起一片又一片的血色浪花!
和甘风对冲的鲜卑骑兵完全不能适应这种攻击模式,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些鲜卑骑兵往往在关注着自己右手侧对手,企图用武器打伤或是打落汉军骑兵的时候,自己的左侧就被另外一边的汉军骑兵延伸出来的刀具割伤!
许多鲜卑骑兵不是战马脖子被割出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喷射之下踉跄倒地,要么就是自己的腰腹被划出可怖的创伤!
人和战马的血液激射而出,因为造成鲜卑人的大多数伤势都在同一侧,所以甘风等人的骑兵也大多数都是一边被喷了满头满脸,身上马上都是血迹,而另外一边多数还算是干净整洁,在夜幕低沉之下,猛然一眼望去,就像是半人半鬼神一般,诡异无比!
两个鲜卑头目,各自统领了一千左右的骑兵,原先是打算是着略作阻拦,对冲之前也是想要一个绕一个打,就像是分配了兵线和打野任务的团队,似乎一切都很完美,然后刚出门碰见了对手,就瞬间崩了一路!
双箭头阵列,一上来就被咔嚓折断了一只,剩下的另外一只愣了片刻,然后不约而同都毛了手脚,再看到半人半鬼一般的甘风呼啸着,准备调转方向来找他们的时候,顿时非常默契的连号令都不需要,径直划拉一声就原地散开!
见状,甘风不由得一愣!
分散阵列,正好是对付甘风这种冲锋模式的最好方式。就像是平原上的大块田地,庄禾整整齐齐,收割机才能开的起来,若是东边两三棵,西边四五株,出动收割机不仅没什么效果,还会费时费力了。
因此一开始,甘风还以为碰上了是强劲的对手,能够瞬间就调整了阵型来针对他,结果下一刻发现这些鲜卑人根本不是所谓调整阵列,而是真的一门心思在逃跑,压根就没有任何回旋作战的意思,在他稍微迟疑的时间内,夹着尾巴就往西死命逃窜!甘风顿时不由得大骂出声,也不知道是在骂自己还是在骂鲜卑人,然后下令让两翼轻装骑兵包抄追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