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x4w熱門都市小说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起點-第二百四十章 說錯話了分享-wvyz9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可是他并不慌张,反而是勾唇心里十分的满意。以后的夏岑兮,一定能够成为他的贤内助。
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靳总,明天是秦总的生日,您做安排吗?”
王景恒看到日历的时候,也在犹豫要不要通知靳珩深,因为毕竟往年靳珩深向来是把他母亲的生日视若罔闻的,但是他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是一个例外。
生日?靳珩深皱起了眉,显然他不记得有这么一茬。翻了翻手机上的日历,显示明天是腊月二十。
确实是,这段时间忙着接手公司,他差不多都快忘记这些特别的日期了。
“明天把所有行程推了,我要去医院陪她。”靳珩深草草的说了这么一句,接着低下了头,继续忙着办公。
这也在王景明的意料之中,毕竟现如今的秦筠已是病入膏肓的状态,作为子女的他定然是能多陪一日就陪一日。
等到王景恒从办公室里退出之后,靳珩深这才抬起了头。
在刚才王景恒通知他的那一瞬间,他有些胆怯,毕竟它已经有好几年没有陪母亲过过生日了,而今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他有些愧疚,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多陪陪母亲。
他看着墙上滴答滴答转动的时钟,从来没有这一刻痛恨过自己的无知和浪费时间。
傍晚,他带着苦闷的情绪回到了家中。
夏岑兮也做好了交接,比靳珩深稍晚一些回到了家中。
侯 門 醫 女
整个晚饭时间,靳珩深都是心事重重。
富貴 春
敏锐的夏岑兮早就察觉到了靳珩深的异样,可是他也不会傻到自己主动多问。
终于,靳珩深下了决心:“夏岑兮,我……”
“嗯?”
靳珩深一愣,随即摇头:“没事。”
再三思考要不要邀请夏岑兮一同去医院看望秦筠,可是他又不敢贸然的开口询问,万一换来的是一句,两个现在都成这个关系了,何必去做这些?
这难道不是自讨苦吃吗?一想到夏岑兮有可能会以冰冷的眼神看着他,他就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小 農民 大 明星
夏岑兮全然没有好奇心,吃过晚饭,就回了房间。
第二日。
靳珩深先回公司处理掉必要的事务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往了秦筠所在的医院。
谁知道他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看见了两个人说说笑笑,十分温馨的场面,他的出现看起来两个人并不期待。
靳珩深有点想逃跑。
“你来了?”秦筠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
夏岑兮尴尬的揉了揉鼻尖,决定不插手这母子之间的对话。
“嗯。”靳珩深闷闷的应一声,站在门口,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站在门口干嘛?进来吧。”秦筠笑的和蔼,看来心情舒畅,招呼着让靳珩深进去。
夏岑兮不说话,只是往旁边坐了坐,给靳珩深让了位子。
靳珩深坐下来,眼睛也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夏岑兮,让夏岑兮好些不自然。
清了清嗓子,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强抹出一丝笑容:“刚才医生来看过了,说最近我恢复的很好,每次化疗都很成功,看来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乐观很多。”
这确实是一个喜讯,不置可否,靳珩深在听到的瞬间也是喜上眉梢。
这意味着秦筠能够恢复健康,没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好了。
他虽然表情没有变动,但是语气明显的轻快了许多。“不错,看来很快可以回去工作了。”
以靳珩深对他母亲的了解,环纳是她奋斗一生,最放心不下的事业。
“别!”床上的秦筠格外的抗拒,脸上都带着拒绝。
“自从我不用再操心公司的事情以后,头不痛了,气也不喘了,生活过的顺心顺意。再说了,现在公司已经交给你,那以后就是你的事情,别想再来麻烦我。”
说完以后,秦筠看了一眼夏岑兮,笑着说道:“是不是,岑兮?看来还是这甩手掌柜当的自在些。”
夏岑兮早就了解秦筠的想法,知道她这一切都是发自内心,也笑着跟着点了点头。
“只要您保持心情舒畅,早日出院不是什么难事儿。”
“那就多谢你吉言了。”身体状况一天天变好的秦筠精神矍铄,语气也格外的俏皮。
二人相视一笑。
秦筠拉过了夏岑兮的手,脸上还带着慈祥。
“是啊,日子是一天天的过好了,就是这生活呀,过得有些无聊。要是当时那孩子还在的话,再过几个月也该出生了,到时候我正好出院,直接能帮你们两个带孩子去,也能让我享受一番天伦之乐,是不是啊岑兮?”
秦筠的一句无心之言,让夏岑兮脸上的笑容顿时呆滞。
孩子。
她的脸色明显变差,很显然,是想到了不好的过去。
秦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显然说出去的话也没有什么收回的机会。
一旁的靳珩深也没有料到母亲忽然会说这么一句,不是明显往夏岑兮的伤口上撒盐吗?
靳珩深心头顿感不妙,在看到夏岑兮明显变差的脸色,不由得心里更是一声哀嚎。
老母亲呀,你不知道,因为自己这么一句话,要把他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几乎变成了前功尽弃。
他在心里忍不住犯嘀咕,难道是自己的母亲长期不在公司里工作,连大脑运转的速度也变慢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秦阿姨,你们二位先聊,我去趟洗手间。”夏岑兮保持着神色的镇定,起身头也不回的打开了病房房门,逃似的离开。
靳珩深张了张口挽留,他的手也伸到一半,随即放了下来。
病房里再次留下她们母子二人。
秦筠自知是自己说错了话,对着靳珩深挤眉弄眼。
“妈!瞧您说的什么话!”饶是是靳珩深在冷静,此时对着秦筠也多了几分责怪。
“我这年纪大了,说错几句话也是正常的。”秦筠语气上虽然带着赔罪,可是眼底确划过一次狡黠。
这话哪里是什么无心之言,是她故意说错的话。
她作为过来人,再看的透彻不过了。
这两个人的心结,都在这没了的孩子身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